▍ 通知公告

人文情怀可作文——写在《文心经典》出版之际

时间:2020-02-27

“文心经典”丛书,千呼万唤,终于就要出版了,这是一件令人欣慰的值得庆贺的事情。

“文心经典”之名的酌定一波三折。研究起始于文心之理论,继粗探于古今写作之纵论,续扩展于语文之杂论,再浓缩于阅读之论述,再酌精于诗文之鸿论,终再专注于文心之理论,不忘研究之初心也。

丛书之名亦由初“作文大家谈”而再“语文大家谈”,三而“大家经典”,终酌定为“文心经典”,不舍作文之文心也。

“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文心雕龙•序志》)通俗地说,“文心”就是作者作文之心思。

文心出版社(以下简称“文心社”)成立于19852月,是自《作文》期刊而立社的,文心社建社之初即着眼于作文。

《作文》创刊于1981年3月,刊名为叶圣陶先生题写,冰心、姚雪垠题词;其后冰心、吕叔湘、张志公、刘国正等为期刊之顾问。

作文无心怎可文?以心为文,方见著述之情怀也。故文心之出版,始终心系“文心”也。

 文心社之名即取《文心雕龙》“文心”之意。

作者作文非为孤芳自赏,而让他人可共享。读者读出作者“心思”也就读懂了作文“文心”之情怀。

“文心经典”是著者作文理论研究之结晶,是对作文“文心”的深度剖析与阐释,对作文者可有引导之效,对作文教学者亦有借鉴之用。丛书名以“文心经典”名之,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文心社不仅研究作文,也研究阅读。

作文必有为文之心,读文当得之。为文之心着意的是人,为文有人文情怀,作文乃可示人,故而,人文情怀当为作者为文之初心。

文心社“三文”(作文、语文、人文)出版定位即是以“人文”为核心的。“文心经典”丛书不仅鲜明体现文心社作文出版的专业特色,更着意于引导习作者怎么以人文情怀而为文。

这就是我们出版“文心经典”之初心。

作文理论研究是枯燥的,往往“出力不讨好”,研究者鲜见。所幸的是,作文教学研究课题组承担了这一任务,为“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作文教学研究课题组是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中语专委会”)于20147月批准立项而组建的,它承继起19848月成立于河南郑州、后设于文心社的“全国作文研究中心”之研究作文教学的历史使命,并承担起建立引导当代作文教学理论体系之重任。

 课题组不仅汇聚了一批全国一流的作文理论领域的研究者,更有中语专委会理事长顾之川先生、全国中语会原代理事长张定远先生、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徐雁先生、中语专委会学术委员会主任伊道恩先生、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甘其勋先生、河南省基础教研室中语学科主任丁亚宏女士、江苏省特级教师蔡明先生等任学术顾问。这为课题组的课题研究提供了有力的学术支持。

2014年,课题组对近现代作文理论著作作了系统全面的梳理,列出了“文心经典索引书目”,初步明确了作文理论研究的四大基本分支——作文通论、作文分论、作文文体论、作文散论,为课题组进一步研究作文教学理论指明了方向,也为“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明晰了思路。

2015年,课题组对作文理论各分支的代表作和当代作文教学“流派”作了专题性研究,发掘其价值,为当代作文教学改革的深化提供理论借鉴或支撑的同时,也为“文心经典”丛书作文理论著作的圈定提供了依据。“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可以说是作文教学研究课题组对我国近现代作文理论研究的阶段性成果的一次聚焦式展现。

2016~2017年,课题组对中外作文理论予以系统梳理,为当代作文理论的创新做铺垫性的工作,为推动当代作文教学改革提供理论上的支持。

2018~2021年,课题组将在研究作文理论、结合作文教学实践、探索当代作文教学理论的基础上,建立洞悉写作规律的切合当代作文教学实际的系统的作文教学理论体系,为新时代作文教材的开发提供理论支持和作文教学范例。

这些年来,课题组在对作文教学研究的同时,在作文理论探索研究方面也不断取得进展与突破。

2014~2015年,融合作文理论已初具;

2015~2016年,创意作文理论已突破;

2017~2018年,作文素养理论已成熟;

……

这些理论既来源于作文理论研究,也借鉴于各作文教学流派的优点;既体验于写作实践,又应用于作文教学实践;既受益于作品鉴赏,又着眼于作文实际。这些理论若推延开去,无疑将会对当代作文教学产生积极的影响。

“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得益于顾之川先生的鼎力支持。顾先生不仅支持课题组的作文理论研究,还组织了一批对作文理论有研究有建树的知名专家学者,如北京师范大学的刘锡庆教授、福建师范大学的潘新和教授等撰写导读,而且也身体力行地撰写数部作文理论著作的导读。让人感动的是,2015年国庆节,平素工作极为繁忙的顾之川先生没有去度假,而是在将“文心经典”丛书的所有导读再次仔细审阅修改。更让人动容的是,顾之川先生发现《作文述要》校对稿存在一些错误,便打印出来,将错误之处一一改正,寄给主持“文心经典”课题研究和负责“文心经典”项目的贾为敏先生。这种学者风范不是用“严谨”之类词语可以概括的,实则浸润着他对文心社绵绵不绝的厚爱。

“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也得益于文心社和中原传媒股份公司的大力支持。作文理论研究是枯燥的,读作文理论著作也同样是枯燥的。“文心经典”丛书的读者多是语文教师和作文理论研究者,其销量是有限的,这些著作并非因为销量有限就无价值,相反,列入“文心经典”丛书的,在作文理论发展史上都有其独特价值。文心社是以作文为出版核心的专业出版社,就成本利润来说,出版“文心经典”就意味着亏本;对于致力于为当代作文教学提供理论支持的专业出版社来说,文心社素来视内容品质为立社之本,素来以出版极具出版价值的图书为核心,即使经济实力相对较弱,也不会因亏损而不出版。文心社社长李向午、前社长王钢、总编辑马保民等特别关注课题组的研究活动,在“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政策上予以坚定支持,在人力、物力等的调配上予以特殊倾斜。当然,单凭出版社的力量是有限的,“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依然困难重重。中原传媒股份公司领导特别是总编辑耿相新、副总编辑兼出版与国际交流部主任郭孟良、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领导小组的同志等都非常关注“文心经典”项目,给予了宝贵的政策支持,将其列为公司重点资助项目之一,可谓雪中送炭。

“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更得助于原著作者及其家人的无私支持。如陈望道先生的家人、唐弢先生的家人、叶圣陶先生的家人、何玉波先生的家人等,他们得知出版“文心经典”丛书的目的是推动当代作文教学改革和当代作文理论建设,纷纷给予宝贵的支持。当然,也有缺憾,有的著作的作者情况已无法查询;有的则是著作权的继承者已无法联系。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作文语言文风由绵延了几千年的文言主流断崖式地流向了白话,这些作文论著可以说是现代作文理论之发端。若对这些著作视而不见,不仅是学术研究的短视与缺陷,也是对当代作文教学改革的无动于衷。这些著作的缺失,作文理论的发展与创新无疑就失去了源头活水。研究并出版这些著作,既是对学术的尊重,也是对作者的尊重,同时,也是对当代作文教学改革与推进的有力支持。

“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还得助于一些机构和图书馆的特别支持。“文心经典”原著和作者等资料的查证与信息的获得是非常不易的,但在此过程中,我们得到了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鲁迅纪念馆、复旦大学图书馆、上海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等的无私支持,非常难得,非常宝贵!

“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亦得益于贾为敏先生的不懈努力。“文心经典”丛书的遴选、版本的甄别、资料的获取、权益人的联系等,都困难重重;编校工作的统筹、出版各环节的协调、信息反馈的处理等,也同样繁重而艰巨,他为此付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努力,其尊重作者、治学态度、执着求索、理论创新、奉献精神等令人称赏。

“文心经典”丛书的出版虽然几多波折,却得到了众多的宝贵支持,谨在此,“文心经典”项目组向所有关心支持“文心经典”丛书出版的机构与人士致以诚挚的谢意!


作文教学研究课题组

“文心经典”项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