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佳作赏析

我的“荷包蛋”徒弟

我的“荷包蛋”徒弟

棠湖中学初2021届导师11班   刘彦恒                                                                                  

   小学的时候实行“师徒制”,由于数学成绩还过得去,我便混了个“师父”的名号。我的徒弟,其本名暂且不提,但“荷包蛋”这个名字在我们男生中是传得很响的。不信你看: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头发油腻腻的,名字中又带个“何”字,可不活生生的一个“荷包蛋”吗?

   “荷包蛋”是一个长相平平却自以为是帅哥的“自恋狂”。他常常将那没比光头强长多少的头发潇洒的往后一拨,然后煞有介事地屈起食指,放在鼻子前面,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深情”地问:“我帅吗?”还好我是坐在椅子上,不然肯定会两腿一软瘫在地上,口吐白沫。我好不容易克制住想吐的欲望,谁知他更加“深情”地问:“我帅吗?”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一脸难看的表情。想到他是我的“徒弟”,我又实在不忍心让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只好昧着良心说了一句:“嗯……确实帅……帅呀!”他感动得差点没拥抱我,而我则吃了三天斋饭来赎自己的“罪行”,祈求鼻子不要长长。

   “荷包蛋”是一个没有丝毫上进心,只会将时间颠倒着用的“差生”。延时课我们都在做作业,只有他在低头冬眠,好不悠闲。几次劝告无效后,我决定动用“武力”,但面对他宁愿挨打也要睡觉的精神,我只好宣布放弃。第二天早上到学校,准能看到他在座位上“奋战”,手拿着笔龙飞凤舞地画天书,然后以光速将作业交到快要被气疯的组长手上,回到座位上和同学大谈昨晚玩游戏的他是如何如何英勇,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聪明。我气得大骂:“回家做完作业才能玩儿游戏!天呀,我怎么碰上你了!你不知道你做不完作业,我的分也要被扣吗?”然后搬出马列主义教导他,搬出不孝、没前途等来压他,但他不以为然地掏掏耳朵,不仅没有丝毫愧疚之意,而且依旧和其他人高谈阔论,把我晾在一边。

   “荷包蛋”还是一个废话极多的“口水机”,一到下课就开闸,口水就势如奔马般地向四方喷射,可怜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得牺牲自己的宝贵休息时间和他深谈一番,好不容易使他收敛一些,几分钟后,又再次开闸。我无可奈何的苦笑,只想拿个木塞子塞住耳朵。

   当然,“荷包蛋”并非一无是处。虽然朋友们说他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优点,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就像他会制作机器人,这是我碰都没有碰过。他虽然下课时废话之多,但是在课堂上他总能管的好自己的嘴。另外他还够冷静,不会遇到一点点事情就惊慌失措。他动手能力也很强,能拼上千块的乐高,让同学惊叹不已。

  小学毕业了,我和“荷包蛋”去了不同的学校,师徒关系也就此结束了,只不过,在课间与同学嬉戏时,在看到同学们争先恐后交作业时,再看到同学制作机器人时,我都会想起我的徒弟“荷包蛋”。

   “荷包蛋”,你也曾想起过你的“小师父”吗?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